首页 »

快评:你的全世界假、作、空,教我如何经过?

2019/10/10 7:26:25

快评:你的全世界假、作、空,教我如何经过?


《从你的全世界经过》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假。


邓超饰演广播播音员陈末,在一次直播中出现失误,将他和时任女友吵架分手的戏码直播出去了。看到这个情节就知道编剧一定没在电台工作过,编导的神经得多大条,直播失误了,还能让陈末完整吵完架才发现出了问题。


分手之后的陈末抑郁不得志,从此消极怠工。他的节目收视率台里倒数第一,直播时漫不经心,但他的节目没被撤,依旧能够在台里混吃等死,动不动就跟领导斗斗气。张天爱饰演的实习生幺鸡第一次和陈末主持时,竟然对着连线的听众一通指责,可因为这一通指责,收听率竟然飙升了,而陈末和幺鸡也没有因这次事故受到任何惩罚。


这简直是太小看电台严格的工作流程,太小看播音员的专业程度了。《从你的全世界经过》跟中国许多影视剧一样犯了一个大错:人物根本无法体现出他所从事职业的属性,医生不像医生,警察不像警察,职员不像职员,职业不过是贴在人物身上的标签,很假。

 


白百何饰演的警察荔枝与杨洋饰演的发明家茅十八是电影中的第二对情侣。当然了,荔枝跟我们身边的人民警察一点不像,她出街都在追求茅十八;后来碰到个小偷,小偷光天化日之下行窃只为偷个小米手机,还不惜在街道上与荔枝对打;而街道上的民众都躲藏起来了。在满街的监控下,小偷竟然还敢打警察,张一白导演,你这是多小看警察啊。果真,小偷逃了,后来还拉来了一帮兄弟拿着铁棒要报复荔枝(街上民众再次集体躲起来了,这拍摄地的民众得被黑成什么样子),而茅十八为了保护荔枝,不幸被小偷一刀击中要害,死了。

谨慎的创作者从不轻易将人物写死,因为写死太容易了,车祸绝症遇袭,一个意外就可以省却太多太多的因果逻辑。真正困难的是,人物如何活着。显然,张一白不属于谨慎的创作者,他或许不懂得怎么拍好美好的爱情,于是他硬是把茅十八给弄死了,反正生死离别是凸显唯美最简单粗暴的方法,韩剧不都这么干的吗。电影院里杨洋的粉丝哭声此起彼伏的,导演的意图达到了,牺牲逻辑性、真实性抵达催泪和煽情。

影视中的男女谈恋爱,总是一言不合就玩消失,好像他们生活中除了爱情就没有父母没有朋友,好像他们都是亿万富翁玩消失也不愁生计问题。总之,幺鸡非常喜欢陈末,也知道陈末对她的心意,但她还是消失了,而陈末也说,今夜起我就找不到她了——拜托啊,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有手机号码、有微信,还会失联?明白你是为作而作,但拜托你也接接地气。不过,虽然失联了,幺鸡最后一定会来找陈末的。

为什么失联了却又找到了?为了让陈末说出电影的总结陈词啊:“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这句充满文艺气息的爱情金句读起来是真的美啊,只可惜电影中的爱情故事立不住,这美就显空洞,显得花言巧语,显得鸡汤味十足。

《从你的全世界经过》有着时下都市恋爱题材电影的一切通病:爱情充满做戏性,爱得死去活来惊天地泣鬼神的,主人公仿佛生下来就为了这次恋爱,无论他是医生、播音员还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他们一天到晚都在忙着谈恋爱,一失恋他们的生活就失去了重心,玩失踪、到世外桃源当隐士,或者就此一蹶不振。

可就像不是所有人的青春都由闹、颓废、打群架、分手、堕胎组成,都市里的成年人谈个恋爱也没那么多狗血、死亡、玩消失、呼天抢地和死去活来。多数人的爱情不是由充满戏剧性、夸张离奇的情节堆砌而成的,它更近乎塞林格的一句话,“有人说,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或许真是这样。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它关乎日常,关乎悸动。只可惜,《从你的全世界经过》里你看不到这些。

 


组稿、编辑:伍斌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编辑:曹立媛  邮箱:wbb037@jfdaily.com